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梳篦巷

乐地在兹,焉须远召.

 
 
 

日志

 
 

山溪水磨  

2007-04-12 15:01:48|  分类: 读万卷书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山溪水磨 - 梳篦巷 - 梳篦巷的博客
(元 山溪水磨图 局部 辽博藏 )
 
昨日翻阅岩山寺壁画,又看到那幅熟悉的水磨图。思绪由此回到4年多前的“国宝展”。
 
《文物天地》特刊的《从“闸口盘车图”到“山溪水磨图”》,扬之水著(有删节)。

以水磨坊为表现题材的绘画作品,著名的有三件:其一为旧题五代卫贤《闸口盘车图》,其一为繁峙县岩山寺金壁画中一幅配景,其一为元《山溪水磨图》。利用水利作动力的技术,可以追溯到汉代。魏晋南北朝时期,水磨已经很普遍。水磨坊的经营,兴盛于南北朝末期,至隋,则作为营利事业而发达。唐代构成了庄园经营的一个组成部分。以盘车水磨为题材的画作,大约出现在唐五代。
上海博物馆藏的《闸口盘车图》就是以此为题材的世俗画、界画佳作。纵55.3、横119.2CM的画面上,占据主要位置的,是一座跨水而建的磨坊,中间水磨,一侧面罗,亦即水打罗,或曰水击面罗。磨坊稍后的两方各有一亭,其中一座里面坐着身着公服的官吏,似乎在行课税之类的公务。磨坊两边,各有一方平场。右侧平场上,用支架吊着两个平底浅口的大筛子,此器在北宋王希孟《千里江山图》中水磨坊右侧平场中也一具,惟静置而已;在后来的《农书》里,它被称作“筛子箉”。左侧平场台阶旁高起一堆,应是麦子,它该是运往麦行。岸边道路上四挂牛车。酒楼门前一辆卸去载负的独轮车,宋人称作江州车子。宋高承《事物纪原》卷八“小车”条:“蜀相诸葛亮之出征,始造木牛流马以运饷,盖巴蜀道阻,便于登陟故耳。木牛,即今小车之前有辕者;流马,即今独推者是,而民间谓之江州车子。”《清明上河图》中也有它的形象。酒楼前一座“欢门”,此又称“绞缚楼子”,也见于《清明上河图》。此处尤其引人注意的一个细节,是欢门之后,又有一间分作三小间的“露篱”,亦即木构的户外隔墙。刻画分明的压脊、沥水板、悬鱼、曲棖,其制一如《营造法式》卷六《小木作制度一》“露篱”条所述。(《法式》此则未曾附图,梁思成注释本为之补绘,但颇有几处“是猜测画出来的”,如曲棖、沥水板等。若以此图代之,方是恰好。)
(下图摘录自《梁思成全集》第七卷〈营造法式注释〉之“露篱”)
此图左下有“卫贤恭绘”楷书款,但有重填痕迹。以图中官吏所戴长展脚幞头和所凭书案的式样而论,应是宋人之作。郭若虚《图画见闻录》卷四:“支选,不知何许人,仁宗朝为图画院祗候。工画太平车及江州车,又画酒肆边绞缚楼子,有分疏界画之功,兼工杂画。”《闸口盘车图》绘平头车与江州车,又界画酒肆磨坊,均极精好,或亦属支选一派。与单独表现盘车情景不同,《闸口盘车图》将盘车同水磨结合在一起,以细节的一丝不苟,摹绘出当日商业活动中一个十分真切的场景,民俗风物竟多可与宋代文献对应。两宋本是风俗画佳作云集的时代,它对“形”的重视,与其时绘画所崇尚的写实风格自然大有关系。
 
山溪水磨 - 梳篦巷 - 梳篦巷的博客
(金 岩山寺壁画 局部 山西繁峙)

关于《闸口盘车图》及水磨题材的补充:

《营造法式》规定檐额两端要伸出柱头外,下面用形如长拱的绰幕枋承托。这种做法在相传为五代时卫贤绘的《闸口盘车图》中可以见到。实物有河南济源济渎庙龙亭和陕西韩城的一些元代建筑。

為李約瑟補充一點點──古畫中的水磨

試以水磨圖為例,古書上的水磨圖只能表現水磨的基本結構(見圖三),而繪畫中的水磨圖不但更詳盡地表現機械裝置,還能呈現整座磨坊的文化氛圍,請看〈閘口盤車圖〉:
全圖描寫一官營麵坊。左中堂屋安置水磨,兩端置有望亭。堂屋台基前旁河道,有引渡的篷船兩艘。畫下端為坡道、木橋,有獨輪車、太平車運載於上,或前行,或息置路旁。坡道之右畫酒店,門上標有「新酒」,門前縛彩樓,高逾丈,樓上懸布旌,上書一「酒」字。組合這些物像而使之成為一體的,是穿插其間的五十四個人物的活動。其中佔畫面幅度最大、人數最多的,是正在進行著磨麵、羅麵、扛糧、揚簸、淨淘、挑水、引渡、趕車等各種不同行業的民工。餘下的是安置在左上角望亭裡和左邊酒樓上的一批官吏,正在關卡查點和飲酒作樂。他們和居中部位民工的緊張工作,成為不同社會身份和生活的鮮明對照。
上引文字是《中國美術全集'唐五代繪畫卷》〈閘口盤車圖〉的圖版說明。撰文者鄭為是位美術史學家,所以對於圖中的水磨裝置著墨不多,就讓我這個「外江派」的科學史家為他略作補充吧。水磨的動力來自水輪,水輪有兩種──臥式水輪和立式水輪。〈閘口盤車圖〉的水輪顯然屬於前者。
臥式水輪的構造較為簡單,水力衝激水輪,直接帶動上方磨盤,不需藉助齒輪傳動。此外,為〈閘口盤車圖〉撰寫圖版說明的鄭先生可能沒注意到:在大水輪的右側還有一個小水輪呢!這個小水輪的上方並沒有磨盤,那它是幹什麼的?筆者推測,這可能是個水碓(圖四)。以臥式水輪帶動水碓上下碓物,就必須藉助齒輪傳動,可惜從圖中並看不出來。
從古畫中找水磨。
筆者的「發現」,是從北宋天才畫家王希孟的〈千里江山圖〉(圖六)開始。這是一幅51.5×1191.5公分的長卷,作於宋徽宗政和三年(西元1113年),當時王希孟只有十八歲。因為長卷太長,所以一般畫冊都印成細長條,細部很不容易看清,但北京故宮博物院的《故宮博物院藏畫集》卻將整幅長卷放大,在其中後段,我發現了一個立式水輪,再仔細一看,不錯,正是一座水磨!
筆者在〈千里江山圖〉中的「發現」,使我意會到,在山水畫中也可以找到水磨,於是將目光集中在山水畫的建築物上,經過一番蒐尋,在《故宮書畫圖錄》卷一,發現北宋大畫家郭熙的〈關山春雪圖〉(圖七)(作於西元1072年)中,有一座立式水輪的水磨;在同書卷三,宋人〈雪棧牛車圖〉(圖八)中,有一座臥式水輪的水磨;另在《兩宋名畫精華》(何恭上編著,藝術圖書公司,1996年)的宋人〈雪麓早行圖〉中,也有一座臥式水輪的水磨。這四幅山水畫連同前面的三幅,筆者一共找到七幅有關水磨的繪畫。(如果繼續找,一定可以找到更多。)

美術史和科學史的交集

分析一下這七幅繪畫的年代:五代一幅,宋四幅,金一幅,元一幅。筆者曾刻意想從元、明、清三朝的繪畫中找到水磨,結果一無所獲。是宋代以後水磨減少了嗎?當然不是,直到本世紀中葉,水磨還在大量使用呢!宋朝以後的繪畫不再出現水磨,這是個美術史的問題,而不是科學史問題。從元朝起,業餘的文人畫家取代了職業畫家,成為畫壇主流。文人畫重視一己心靈感受,不重視所描繪客觀對象是否形似。在取材上,文人畫崇尚清雅,避諱世俗,像水磨般的市井俗物當然上不了文人畫的紙絹。
美國中國美術史學家高居翰(JamesCahill)在其著作中多次談到宋元之際畫風的轉變,在《氣勢撼人》(王嘉驤等譯,石頭出版公司,1994年)一書中,高居翰說:「馬克'艾爾文(MarkElvin)的研究告訴我們,中國的科技在十世紀至十四世紀之間達到高峰,其後隨著中國人由客觀性地研究物質世界,轉向以主觀經驗與直觀知識的陶養,科技的進展至此便完全失去了動力,而此一重大轉變,正好頗具深意地對應著發生於宋元之際的繪畫上的改革。」這段宏論,使得美術史和科學史得到交集。

張之傑 任職於錦繡文化企業
山溪水磨 - 梳篦巷 - 梳篦巷的博客
(五代 闸口盘车图 局部 上博藏)
 
原帖位置:写在国宝之前
  评论这张
 
阅读(43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