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梳篦巷

乐地在兹,焉须远召.

 
 
 

日志

 
 

姑苏杂记  

2007-09-25 09:52:07|  分类: 行万里路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姑苏杂记 - 梳篦巷 - 梳篦巷的博客
 

难得有不带相机出门的时候,旧的机器卖的卖,借的借,手边竟然只剩个LOMO。索性不带,图个悠闲。看旁人思想集中、快门不断,自己却可以思绪散乱,天马行空。

 

苏州的可悲之处是如今只能在细节中回味他曾经的“名士风流”。G-E上还能看到的平江府面貌,身临其境只有喧嚣。古井还是城市无法拔出的老钉子,河道已经“肝肠寸断”。

 

 

他日必将桃李满东吴

 

作为国内曾经的17所教会大学之一的东吴,如今是苏大的一部分。主体建筑及校门都经过整修,唯有其欧式建筑风格和离校门百米开外的圣约翰堂(1915年)在提醒你,这所学校历史悠久。建于1900年的东吴不同于那个喜欢把中西结合的墨菲盖的金陵(南京大学)、华中(武汉大学),而是和之江(浙大之江校区)、沪江(上海理工)一样,采用了纯西式的建筑风格。董黎在《中国教会大学建筑研究》一书中提出:“西方传教士以高等教育为手段,向中国传统文化提出了严峻的挑战,与此相对应,教会大学的建筑形式也是对中国传统文化的一种实际介入方式……”

 

苏大对这些建筑的保护和修缮,相对沪江来说,是好的。可惜“葛堂”(化学楼)如今被刷上了灰色涂料,显得触目(据MAKOTO妈妈说,她读书时外墙已粉刷)。钟楼和“孙堂”的清水红砖完好无缺,内庭还保存着当年富丽的木地板、木扶梯。钟楼南侧外墙上巨大的玫瑰窗格外引人注目,曾经的阶梯教室,想来当年应该有礼拜堂的功用吧。我们在城堡式的“孙堂”外YY了很多“霍格伍兹”的照片,穿插着“格里芬多”还是“斯莱特林”的争论。可惜新盖的法学院位置太靠前,令中间的大草坪有些局促,虽说楼造的还挺好,从长长的外廊看北边的工字形三幢建筑,还能让人瞥见东吴近一个世纪前的样子。

 

和MAKOTO妈妈聊天时,有个女孩过来问“红楼在何处”。结果却得到我们俩不同的答案。也不知那女孩后来如何辨别的。出门时,看见老校门口的一排西洋别墅(原先的高级教师住宅,如今的会议中心)有一群新生,里面赫然有那女孩。呵呵,我会记得在东吴指路的事,这让我在那个阴雨的早晨感到由衷的快乐。

 

 

我的小马

 

回到双塔,是为了那匹小马和重新抚摸下一幢只余下残柱的房子。没有2年前的红枫杏叶,也是湿漉漉的双塔还淹没在绿色里。中式园林里不适合类似于街道绿化的盆花,比起残柱上的盆景,它们俨然多此一举。千姿百态的婴孩依旧嬉戏在压地隐起的缠枝里,好像一幅竖版的连环画,类似会翻筋斗的“人参娃娃”,活了起来。房子没了,柱子自然失去了它的功能。然而他们都在时,我们未必会获得这样的触动。“当其无,有室之用”,在这儿,竟然成了一句讽刺的话。

 

重新骑上被雨淋湿的那匹小马,两年不长,我还是老了。

 

 

子非鱼,焉知鱼之乐?

 

关于“乳鱼”,有过一番争论。究竟是指“初生的幼鱼”还是意指人和鱼“水乳交融”,乐在其中呢?只知道此名似乎取自“观乳鱼而罢钓”一句。看来,两者之意皆有。艺圃有个曲径通幽的入口(虽是后来改的,但颇为成功),艺圃有个独享“湖光山色”的临池长阁,艺圃有个“意味深长”的芹庐小院,还有这一池早已不是“乳鱼”的大鲤鱼。

 

我是在故地重游,闭着眼睛便可穿越一排迂回的廊子。比起空间有限的网师,艺圃有优越的地理条件,它是陈从周先生谓之“贴水园”的极佳范例。偏安一隅,有置家宅之地,营土丘假山之所,挖深池浅溪之力,无愧为吴门文氏留给后人的“世遗”。响月廊让我想起龙泉院的回廊。它是独断的,尽收这园子里的“年年岁岁花相似”。南斋类似暖阁,好一个幽僻、清雅的书斋,在我这个懒人眼里,却是个冬日可日日做着“窗外日迟迟”好梦的地方。芹庐是主人颇费心力营造的“壶中天地”,麻雀虽小,五脏俱全。圆洞门上书“渡鸥”,想来是有“归隐”之意吧。中国文人自古便有心向仕途,却又难舍“野逸”的矛盾心理。这园子的“经纶堂”和“芹庐”便是个对照。

 

艺圃处处机关,芹庐也不例外。北侧坡上小门连着墙外假山,湖石堆的蹬道很有野趣。雨后湿滑,还差点摔了一跤。有人说在“朝爽亭”里大声喧闹是败兴之事,不以为然。物尽其用,应可远观亦能亵玩。何况“朝爽”还是全园的制高点,“城市山林”之妙,一览无遗。

 

屡屡有“异服”新人在渡香桥畔拍照。真是“古园”不“古”,“新人”不“新”。从“乳鱼桥”过,Y其为“钦瓦特桥”,文家兄弟有知,要吐血料。这一弯一直双桥,便能看出主人家的细心。不远处圆门洞里芹庐隐约,出世入世,也不过是格局上的游戏。

 

似乎那一日所有的乐趣就在这群“乳鱼”身上。讥之为“12米往返跑”,一群呆鱼为了点零食,甩着肥胖的身体忙碌了一下午。此刻鱼除却外在的差异,还有了不同的个性,“痴守的”、“骑墙的”、“务实的”,纷纷现了原形。隔着池子和延光阁的同盟交换心得,21世纪的嗓子不带星点吴侬软语,欺过一碧涵空的池子。

你可以笑我不通风雅,可你又怎知“鱼之乐乎”?

 

PS:还去了杨家桥天主堂和山塘街。前者太过惊艳,后者过分流俗,皆略之。

 

9月23日 姑苏杂记之

姑苏杂记 - 梳篦巷 - 梳篦巷的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16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