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梳篦巷

乐地在兹,焉须远召.

 
 
 

日志

 
 

眠在风中 上美“时代华章”展  

2008-02-06 02:23:27|  分类: 读万卷书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眠在风中 上美“时代华章”展 - 梳篦巷 - 梳篦巷的博客

独步人生 1990年 林风眠(1900-1991)

 

雪终于停了,当天下落下的雨滴打在脸上时,我生出了无限感慨。撑着伞去上美看望林风眠,小年夜的展馆里人影稀疏。一楼的作品只是草草经过,看到不少熟悉的名字,卢辅圣、张雷平等等。上楼梯的脚步很沉重,我知道林风眠就在那间屋子里等我。走进门,老先生的照片便出现眼前。一看到林先生微笑的双眼,好像看到亲人般,眼泪一下子便落了下来。这些天挣扎着不去想杨仁恺先生的去世,让自己坚强地去做迫切需要的诸多事情。谁知就在这踏进的一刹那间,便散了架。

 

眠在风中 上美“时代华章”展 - 梳篦巷 - 梳篦巷的博客

静物 60-70年代

 

原来是我如此仰赖着这些前人而活着。上海画院的这批林风眠的作品,大部分是他1977年离开上海去香港定居时被扣留下来的画作。算上这次,我见过3回。林风眠在上海、杭州的故居我也都去过。也许有一天,我会去林先生的老家,看看这个培养了林风眠、黄永玉的小村子究竟是什么样子的。这样的追随,总带着挥不去的悲哀。我费力穿越几十年的光阴,进入老人那时的心灵境界。比起隔壁从画到屋子都亮堂堂的齐白石展来,林风眠的画展是那么清冷,好像他的一生,看似热烈,内心却永远孤独。就似他的静物画,要浓烈就像赛尚、马蒂斯,要清俊,便是林风眠式的。静物中墨色打底,配以白线条的做法,让人想起瓷器中的黑釉剔花做法。而山林里变化多端的光影,则是他从法国继承来的Impressionism。林风眠大部分的作品尺幅都不大,他喜欢在规矩的纸面上构图,或平行,或对角等等,以小品的形式,描绘一隅的景致,无论是山林、花鸟、静物。在这些不同题材的作品,传达给你的始终是平静如水的心境,那份超然象外的孤独,是你无论如何也进入不了的。你只能陪着他孤独,感同身受,自己也如芦苇间飞过的孤雁,流离失散,既不属于天,亦不属于地。这种传统的一水两岸,三段式的构图,在芦苇孤雁的体裁中尤其突出。天地悠悠,色彩采用简单的黑白对比,将孤雁衬托得愈发遗世独立。

 

眠在风中 上美“时代华章”展 - 梳篦巷 - 梳篦巷的博客

荷塘芦雁 70年代中期

 

人人往往喜欢拿林风眠的睡莲和莫奈相比,这是两种多么不同的气息。一个将静物活化,充满盎然的生机,灵动的思想;而另一个,似乎是要讲一切静止,安静得好像已然永恒。林风眠的画是画给自己的,所以当他亲手毁灭自己的作品时,才能承受下如此的压力。一切昭示自我的东西,既可让它生,亦可让它死。浓的画不开的孤独,哪怕画一对情意绵绵、相濡以沫的小鸟时,都存在着。唯一的一些希望,是两个人紧紧相连的心。这也许是林风眠的一种心愿,夫人女儿过早移民,对他一定是很深的折磨。对于一个安静的老头来说,亲情就好像一对相亲相爱的小鸟,没有太多的甜言蜜语,唯求夜夜相对把。只可惜,似乎直到他去世,他的夫人女儿也不曾再回到他身边。想林风眠77年离沪去巴西,不久定居香港,到91年去世,长长的十几年间,该是多么寂寞。他晚年一改画风,开始画起大幅系列作品,比如人生。那些暗淡的墨色,那些畸形的躯体和绝望的脸,是他反思了人生后的呐喊。这似乎也是他走出自我世界的一个标志,我仍然清晰地记得8年前,看到这些巨幅作品时的震撼。那些因痛苦而变形的脸,无不诉说着人生的辛酸、绝望。

 

眠在风中 上美“时代华章”展 - 梳篦巷 - 梳篦巷的博客

相濡以沫 60-70年代

 

我愿做一束大丽花,开在幽暗的窗台下。好像空谷里的幽兰,孤芳自赏。曾经热血的年代,都已被剪去,原本生长在泥土里的根,终于被硝烟切断。那些远去的成长过程,也曾绚烂过,也曾低迷过。如今,折断了自己,换一颗玻璃的心,依旧美丽,只是走向枯萎。但只要有那么一刻,你被我打动,便已成全了所有的心愿。

 

眠在风中 上美“时代华章”展 - 梳篦巷 - 梳篦巷的博客

大丽花 60-70年代

 

默默的思念在这些岁月里。我体味着人生的各种滋味,孤独总是随着深夜一起到来。你一定习惯了这样的夜晚,一遍遍画着这些陪伴着你的你眼中、笔下的“活物”,相濡以沫。而我一遍遍地看着他们,分享你们之间的喜悦,也分享着你内心不可分担的孤独。也唯有你,才能将孤独描绘得如此随性、缤纷;也唯有你,才能将孤独描绘得如此哀而不伤,却令人刻骨铭心。

 

早年关于林风眠的文字:

忧郁的颜色-柯罗 莫扎特及其他

从夏尔丹想到林风眠

探访林风眠

 

梳篦巷 写于丁亥年三十凌晨

  评论这张
 
阅读(24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