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梳篦巷

乐地在兹,焉须远召.

 
 
 

日志

 
 

晋东南寺观装饰札记  

2009-03-18 22:27:59|  分类: 读万卷书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晋东南寺观装饰札记 - 梳篦巷 - 梳篦巷的博客

翼火蛇 我有那么丑么?还是火星人:(

终于轮到我做札记了。解脱的愉悦果然可以超越肉体上的痛苦,须阇提太子剜肉时估计也是怀着这般心情吧,所以才能那么沉着。

青莲寺上下院,元以前石碑统计:

唐计3块:宝历元年《硖石寺慧元法师遗迹》、大和七年《龙兴寺造上方阁书法华感应记》,及《青莲寺碑碣之所记》(乾符四年)。

按:“赐额青莲寺”时间“咸通八年”究竟在哪块碑上,之前查阅所有资料均语焉不详。一般都以为在古寺南殿内有唐代寺庙线刻的碑上。如今考诸碑文后知其误。咸通八年为867年,宝历元年为826年,大和七年为833年。宝历碑与大和碑年代在“赐额”前,因而碑名用“硖石寺”与“龙兴寺”,是可靠的。乾符四年(874年)碑《青莲寺碑碣之所记》,首用“青莲寺”为碑名,并提及“咸通八年”赐额一事,此时离867年仅7年之隔,所述应为可信。想来“赐额”一事当时亦有立碑著述,只是如今已无存。因而乾符四年碑的意义便很重大。而青莲寺自北齐建兰若至唐,寺名也已几经变革,这3块唐碑对青莲寺历史来说,可谓珍贵之极。

另有3个经幢,可辨年号的是开成四年和天祐十八年(按:天祐为大唐最后一个年号,才四年,即止于907年。此年号所对应的公历实际已不再是大唐。这两个经幢《山右石刻从编》上均有记载。后者年代上可能有差错,待回去再看下。19日补,日期没错。待查泽州的主权变动具体时间。过期年号在分裂时期相当普遍,不过这个差的时间够长的。)

五代碑,《峡石山青莲寺上方院铭记》,碑阴刻有天福七年(942年)。
按:以其碑首线刻看,年代较可信。(天福七年系石敬瑭在位最后一年)

宋碑3块:太平兴国三年(978年)赐额“福严院”,景德四年(1007年)《泽州硖石山青莲寺新修弥勒佛殿记》,崇宁四年(1105)《福严净影山场之记》。并有释迦殿青石门框上题记(元祐四年1086年)及四周檐柱上刻有元丰、宣和等年号的施柱题记和题诗。

按:这3块碑记录了青莲寺北宋时期的历史。之所以要将青莲寺山场称为“净影山场”,主要是为了纪念建寺高僧慧远。隋京师净影寺释慧远传。释慧远姓李氏。敦煌人也。后居上党之高都焉。……卒于京师净影寺内。(《续高僧传》唐道宣)

而按景德四年碑的记述“院楼(台)基毁坏,佛像倾摧,故某盖造之心……”且碑名为“新修弥勒佛殿记”,使得古寺内现存造像年代存疑。慧远注疏《大般涅槃经》,主要宣扬的是弥勒净土,且宝历元年碑上唐代寺院线刻中主尊为菩萨装,系弥勒无疑。由此猜测当时殿内供奉的主尊即是弥勒。则景德四年没有再“新修弥勒殿”的必要,除非重建。今称古寺南殿内十数尊像为宋塑,而弥勒殿内为唐塑。不知何依据?弥勒殿内唐风很正,南殿内部分破损厉害的几尊也颇具唐风。可惜景德碑在南殿内,位置捉狭,只拍清前半部分,关于殿宇重修的部分看不清鸟。

金碑有好几块,最重要的是泰和六年《大金泽州硖石山福严禅院记》,记录了青莲寺创寺及沿革,由当时泽州刺史兼军州事杨庭秀撰并书。另有大定六年《峡石山福岩禅院重修佛殿之记》,大定三年《峡石山福岩禅院钟识》。印象里还有块重新挂额,也是大定年间的碑。明昌六年泽州刺史许安仁游寺留下题诗,并有其子许古道承安五年来访的题记(释迦殿檐柱上)。《高平金石录》里记录了数首唐至清访寺者的题诗。(19日补:泰和碑上另有提到重修海会法堂三楹变五楹,不知是否是天大设计的大雄宝殿位置?)

元碑最重要的是至元二年《重修法藏记》,记录了五千多卷的经书,“造方匣几七百个盛圣经余五千卷……”,被称为《开宝藏》。网上查得,该批经书解放前在运京途中被劫丢失后下落不明,今留有余卷在高平文化馆内,不知真假。

碑后所记“嗣功者”,即捐资者有“在城开元寺、南关胜因寺、金村显庆院、高平县净福院、龙泉院、羊头山清化寺、陵川县古贤谷禅林院、宝应山孝感院……”,都是当时泽州周边的大小寺院。其中,泽州县城内的开元寺是当时非常大的一座寺庙。《山右石刻丛编》中有数通关于它的石碑记载,似乎已无迹可考。而金村显庆院、羊头山清化寺还在,但在近年的修缮中面目全非。

至此,青莲寺内的所谓“东钟西经”,啥也没了。

明清石碑太多,民国近代都有,此略,写不动了。


----------------------

开化寺

寺略,专述壁画。寺内有北宋大观四年(1110年)《开化寺功德碑》,集王字所成,特别Y。但叙述清晰。碑所记载,“始以元祐壬申正月初吉,绘修佛殿功德,迄于绍圣丙子重九,灿然功已。”此话以殿内绍圣三年的画匠题记为证。即元祐七年至绍圣三年,历时4年画成。“其东序曰“华严”,口壁曰“尚生”,其西序曰“报恩”,口壁曰“观音”。……其间错综,著以善恶之姻缘,盖以厥谓与!”

按:大观碑言之凿凿,今看壁画,西壁“报恩”无异,按顺序,“观音”应指西南壁,今可辩别的是“鹿女本生故事”及说法图一幅,细则待考。东壁损毁严重,难以辨认,且目前来看,年代上与西壁似不相同。尤其是靠近东北面,恐为后世重绘。东南壁上所绘经变,有城门殿宇,玉池乐伎,谓之“尚生”。按高阁内主尊为菩萨装,而整个布局也酷似“弥勒上生经变”,不知“尚生”是否为“上生”误,或其他诸因,存疑。该经变内菩萨、天女、乐伎,甚至本尊都具有明显的世俗形态,神迹全无,特别罕见。宋代仿唐式大型经变或程式化,或简化,因而此图特别珍贵,待考。

西壁所画为《大方便佛报恩经》中“须阇提太子本生”、“善友太子本生”、“华色比丘尼本生”及“鹿女本生”。其中“须阇提太子本生”榜题最为完整,大致核对了下,文字与《大方便佛报恩经》经文不完全一致,有精简,更通俗,便于教化。


------------------------

大云院

乙酉年到了门口,没进得去,抱憾至今。因而无碑可查,据说有块宋的,应当就是叙述“仙岩院”改名“大云院”之典故。但就图录上所示五代壁画。

“天女擎花”服饰待考,与陕西后周显德年间冯晖墓及河北曲阳王处直墓中侍女相似。

另文殊所坐佛台下有数个猧子,形制与山西很多寺庙,如西李门二仙庙月台下那些小狮子很像,两者是否有关,不得而知。(19日补:早晨坐车想起来,开化寺大愚禅师塔基也是台下出猧子。虽然该塔其余部分颇有问题,基础相对可靠。)

-----------------------

玉皇庙二十八宿 上图为其一翼火蛇

这是本次最困扰我的部分。二十八宿在我眼里,如横空出世之作,前无古人后无来者,因而几无资料可查。梁先生当年若见过此处,不知作何感想。但他亦认为,元代所有喇嘛式影像甚众有阿尼哥之故。

只是雕塑资料少之又少,因而转向查绘画资料,看了手里从魏晋至明清所有画论。此处仅限于图像源流的探索,略记主要部分:

《宣和画谱》载“五星二十八宿像”:
张僧繇 五星二十八宿图  吴道玄 二十八宿像一 李公麟五星二十八宿像一
另有星官像、五星像、九曜像、南斗星像、北斗像等
所涉画家自南朝起,张僧繇、阎立本、吴道玄、范琼、孙位、孙知微、王齐翰、周昉、周文矩等,皆为以人物、道释为擅长之名画家。

《元代画塑记》记录:
大德三年……法师张松坚言,北斗殿前三清殿左右廊已盖毕,其中神仙未塑。奉旨,可与阿尼哥言。……
延佑四年八月……青塔寺山门内四天王,今已秋凉,正可兴工,未审命谁塑,奉旨,刘学士塑之,合同塑画匠令阿哥拨……
十月,香山寺天王,命刘总管塑之……
延佑七年四月……兴和路寺西南角楼内,塑马哈哥剌佛……塑工命刘学士之徒张提举,画工命尚提举……
材料(颜料、金属等来自山西平阳、潞州以及陇东)职能部门:梵像提举司、将作院
宫廷肖像画家:李肖严(直接怀疑也是绰号)


元陶宗仪《南村辍耕录》(大致成书于元末)所记刘元,后世关于他的评述似乎皆出于此处:

“刘元,字秉元,蓟之宝坻人,官至昭文馆大学士、正奉大夫、秘书监卿。元尝为黄冠,师事青州杞道录,传其艺非一,而独长于塑。至元七年,世祖建大护国仁王寺,严设梵天佛像,特求奇工为之。有以元荐者,及被召,又从阿尼哥国公学西天梵相,神思妙合,遂为绝艺。凡两都名刹,有塑土范金,抟换为佛,一出元之手,天下无与比。所谓抟换者,漫帛土偶上而髹之,已而去其土,髹帛俨然像也。昔人尝为之,至元尤妙。抟丸又曰脱活,京师语如此。”

(按:下了电子版,此书极其八卦)


唐梁令瓒《五星二十八宿神形图》(藏大阪市立博物馆)
今存3星12宿,每幅侧有篆书,找识字的朋友大概认了下,完全不知其所云。

二十八宿神形图 角星()聪睿勇()受快乐通律历名抎(应该有草字头,可没这个字,不知啥意思,可能是俗字)芳一名先率姓炽振(坐莲花座上那个,这个不晓得)

X星是御史宜水土事立祠农畴水渚傍(骑牛的,按书上记载MS这个是土星)

太白星神祭用女乐器用金币用黄食用()肉不沙牲()忌哭泣太白庙女宫中黄()饰()黄()()五彩太白后妃(指骑朱雀的,这个似乎是金星)

图形可考《七曜攘灾决》。

真正的灵感来自李凇收录于《中国美术史论文集-金维诺教授八十华诞暨从教六十周年纪念文集》中《元明时期的炽盛光佛绘塑作品》一文。早前曾读过此文,因而对“星宿海”有点印象。再看,觉得大有趣。

“在炽盛光佛构图中,诸星列宿的图像志有着印度、希腊、巴比伦、西夏等多种文化的印记;炽盛光佛本身则要单纯得多,呈现的是佛道两种文化的交汇融合。”(摘自上文)

关键词:炽盛光佛会与“星宿海”

日本北宋开宝五年刻《炽盛光佛顶大威德销灾吉祥陀罗尼经》的卷首图中,二十八宿与黄道十二宫同时出现。中间是骑牛的炽盛光佛。(下图)

晋东南寺观装饰札记 - 梳篦巷 - 梳篦巷的博客



可考文章有:

日本新发现北宋开宝五年刻《炽盛光佛顶大威德销灾吉祥陀罗尼经》星图考 韦兵/自然科学史研究,2005年第3期

廖旸.炽盛光佛构图中星曜的演变.敦煌研究,2004,(4).

赵声良.莫高窟第61窟炽盛光佛图.西域研究,1993,(4).

孟嗣徽.炽盛光佛变相图图象研究.香港中华文化促进中心,中国敦煌吐鲁番学会,北京大学中古史研究中心,等.敦煌吐鲁番研究.第2卷.北京:北京大学出版社,1997.

廖旸.炽盛光佛再考.中山大学艺术史研究中心.艺术史研究.第5辑.广州:中山大学出版社,2003


圈外人士,资料有限,上述文章就找到了2篇,但读来颇有意味。

现存炽盛光佛壁画或绢画有:

广胜下寺 炽盛光佛会与药师佛会(Nelson/Metropolitian)
明成化十二年《炽盛光佛会与药师佛会》(费城大学)
山西灵石资寿寺 明成化十二年 炽盛光佛会图
应县木塔藏辽代版画《炽盛光佛降九曜星官房宿相》

印象里,斯偶也藏有一幅敦煌出的炽盛光佛图,记不清了。《大正藏》里还有《宿曜仪轨》,特别凌乱。另有王卫明著《大圣慈寺画史丛考》亦有提及。

按:二十八宿的形象必有粉本,与《道藏》收录的《太上洞神五星諸宿日月混常經》(宋元间所著)、阿尼哥“西天梵相”、宋元的“星宿葱白”(印度、密教等等)以及“神仙赴会图”之类的三合一水陆法会创作都应有关联。宿白先生在刚出的《张彦远与<历代名画记>》书中提及从唐宋诸多画论中可以看出,凡道释画皆以晋唐为楷模,因而后世之作,往往以遗珍为粉本,因而,宋以前所存图像及文献记载则同样重要。

只可惜如此鬼斧神工之作却无深入研究之人,可叹之际,将部分资料摘录于此,也希望能给后来的研究者提供一点信息。只可惜07年角木蛟头被盗,至今音讯全无,呜呼!

------------------------

元早期山水

钱选:漠然、难以取悦,敏感,乍看之下毫无吸引力。山水方面他复兴了赵伯驹青绿山水。赵自己也曾把青绿山水当作一种基于唐代大师们的复古主义风格来使用过。

文人画家的复古主义并不一厢情愿地崇拜早期绘画,它把模仿早期绘画当作一种风格上的借喻,利用它与古画的关连来挑起思古幽情。

评鹊华秋色图:他把全画带入几近荒秃的肃穆中。他有意牺牲了宋画曾经达到的成就;渲染不见了,空间感不多,也没有气氛。全画展现出素朴主义者对尺寸比例的有意忽略,和对外烁美的排斥。(摘录自高居翰《中国绘画史》)

按:高居翰对宋元绘画的评论尤为我所钟爱,特摘伊对舜举、子昂的评述。用西方艺术史的语素解释传统绘画,确实常有独辟蹊径之感。

------------------------


因为马上要重投汉唐,而且上了年纪,记性越来越差,于是匆匆作此篇札记,将这一个月所查资料及心得、存疑简略记下来,以备日后检索,也算没白忙这十多个日日夜夜。


最后还是以鲁保罗先生话作为结语以自勉:

艺术也传递某种宇宙观,也就是其作者及其周边人的宇宙观。它反映了世人的某些关注,某些与神和与人的关系,一种生活和行为方式。

现状永远与过去有关,而过去又是以更早的过去为基础的。任何现象均有其原因和由来。我们要依靠这一切,而这一切又可以解释现状。(摘自《西域的历史与文明》(法)鲁保罗著,耿升译。)


--------------------------

按:原本以为1小时可以记完的事,结果用了3小时。实在太饿了。青莲寺那个经幢具体年代,张老师帮我看下吧。从明天起,这些书束之高阁,回我汉唐去了~~~~

  评论这张
 
阅读(78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